Emerald.

假装自己也可以是仙女啦!

死亡。请给我血包。

电影费洛蒙:

电影里那些灵动可爱的眼睛里闪烁着光的小萝莉们,让人过目不忘 ! ​​​​

【雷凯】Burlesque

注意!!
ooc慎
“美丽奥特罗”pa
时间20世纪初
私设奸商雷×舞女凯



      与任何一个舞蹈演员一样,凯莉从西班牙一路北上到巴黎,她的目的不是任何一个人或者一个城市,而是名誉、金钱和至高无上的荣耀。她很有这份自信,或者说从她开始学习弗拉明戈的时候就抱有这份自信。因为对于一个乡村出生的女子来说,她的成功之路进行到此似乎过于顺利了——被酒馆的老板相中,开始学习舞蹈,再到站上光芒万丈的舞台,一切都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 因为对于那个年代的舞者而言,美丽就是一切荣耀的资本。而被称作“美人儿凯莉”的舞者正是举手投足都对得起美丽一个词。

     而如今她真的要去巴黎的大舞台实际并不容易,可以说是这条舞者之路上目前为止的一个大坎。必须要得到赞助,所以她不得不选择巴结有钱人。她的目标对象非常明确,首先要有钱,越有钱对她而言就越有利,其次要骄傲自满,他本人最好有把天下美女揽在怀的傲慢,最后,也是最不必要的条件,她希望是一个稍微年轻的人,她不认为一个有家室的男人比单身汉更容易陷入她的圈套。

     她的目标是靠着船运和商贸来往发家致富的商人雷狮。这个人出生在贵族,本来应该是养尊处优长成个标准的贵公子的,可他的不可一世的傲慢使他年纪轻轻就从家里独立出来,靠着撑小船从印度运香料、绸缎和珠宝到美利坚起家,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今天,成了赫赫有名的商人。巧的是为着几个月以后的世博会,他提前来到了这个巴黎,给凯莉制造了绝佳的机会。

     凯莉深谙交际花这个名词向来不会属于那种自命清高的姑娘,从收拾包裹逃离家乡的那一刻起她就做好了为她的理想献身的准备。她不在乎,对于理想她不在乎这些东西,什么忠贞什么美德,几乎全部被她抛弃在了故乡。出来闯荡的再不是乡下姑娘,而是一个蛇蝎女子。

      「男人分不清甜美可人还是蛇蝎心肠的,不信你瞧吧。」她如是说。

     凯莉用尽心机打扮,她必须揣摩对方的喜好,逢迎他人的第一步总是从投其所好开始的。打探来的消息中,大部分和雷狮有过交集的小商贩都称,“他是个无奸不商的人”。真是嘲讽,凯莉想,我们竟是一路人。

      她几乎绞尽脑汁把自己打扮得娇俏。一身红白相间的长裙,栗色的中跟皮鞋,脚踝边上一个恰到好处的红纱蝴蝶结,隐隐约约地能够看见她白皙的脚踝,黑色的蕾丝锁骨链上坠着一个金色星星。她伸手抖了抖尾端微微卷翘如海藻般的乌发,精心烫过的刘海半依半就搭在她的额头上。而她五官的美浑然天成,只需稍加修饰…于是她涂抹上口红,轻轻抿了抿。霎时镜子里的那个人一点也不像一个舞女了,距离洋娃娃也似乎只差一个马口铁箱子。不过也不难想象,毕竟那一年她也只有16岁,豆蔻梢头的少女。

     夜幕还没完全降临的时候她就来到了舞会,这个繁华之都里一场看似平常的舞会,对于她而言却是一场重要的狩猎,成败在此一举。不过在此之前她只需要抖一抖邀请函,挺胸抬头在侍从的鞠躬中踏进大厅,在此之前她没有必要向任何人低头,她是伊比利亚猩红的王女。

     出场舞是她,这绝佳且唯一的机会属于她,野兽抓捕猎物的机会只在全力奔跑的那一瞬间,凯莉明白,她必须用尽全身解数跳一支舞。她不是没有退路,而是她自己不允许自己后退,就算是巴结别人她也一样留有自己的傲慢,事实上她几乎快忘了这件事,而是当做和自己的一场较量。

     晚上九点,灯光暗淡下去后又陡然变得明亮的一刹那,她没有犹豫地踏出了那一步。人群静默,整个大厅回响着鞋跟踏在大理石上的脆响。乐声响起,她举起手来,抿着嘴角,锐利的视线扫过四周所有人,包括特等席上的雷狮先生,她的猎物。裙袂飞扬,一种令人惊奇的力量从这具状似娇小而弱不禁风的身体里爆发,脚步看似凌乱却踏准了每一个节拍,每一步都有踏穿地板的架势,最后鞋跟撞上地面,迸发出豆子落在镜面上,零碎、尖锐又不可思议的声响。

     小提琴的乐声高昂,舞曲进入尾声,仍不减激昂,凯莉抬头,这一刻她的眼底只有惊呆了的雷狮。由此她更加确认,他的眼睛是极其极其罕见的紫色,仿佛把浩瀚星河都纳入其中,叫人惊叹。星河在这里停滞,每一个角落,每一片星空,每一处深紫色,都分明映照着她凯莉的脸庞。凯莉对着他笑了,这个笑容风情万种,过于短暂而又包含着千万种情愫,足以使任何人溺亡在其中。凯莉有理由相信,雷狮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 结束那一刻的抬手甚至令凯莉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窒息感。她现在也不能理解自己的感情和想法,她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分明是猎手,却有一种羊入虎口般的无力感。她尽己所能,她期待的只是对方一个肯定的眼神,她不确定这是不是讨好,却有一种踏入泥沼的错觉。她拼命呼吸试图拜托这种难受的感觉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目标。很快她听见全场的人为她鼓掌,高喊“Bravo”,但她眼中的景象是雷狮非常敷衍地拍了两下手,转头对朋友(或者手下)诉说着她听不见的,对她的赞美。

     她一时有点不知所措,失落感涌上心头就快要满溢出来。

     「狩猎失败」
      她深吸一口气接受这个结果,然而她才不会就此罢休,第一次尝试就言败的并不会是美人儿凯莉。
      「狩猎继续」

      酣畅淋漓的表演。即使是雷狮这样见过世面的人也不得不感慨,只是,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他向来不会直截了当地表达赞美。

      那个舞女出场的时候,他心中想到的并不是什么神圣的人物,不是天使不是仙女,也不是什么公主或是女王。魔女,他几乎都要张开嘴默念这个词,摄人心魄的魔女。当她开始翩翩起舞时他确实是震惊了,各式各样眼花缭乱的美丽事物在他脑中闪过,但想不出来一个确切的东西和她做比较。最后,几乎是绞尽脑汁,他想到了散落的珍珠,撞碎在岩石上的浪花,支离破碎的巴洛克…西班牙,伊比利亚半岛。

      可他没有把溢美之词放在嘴边,毕竟没有,他不会。

      “雷狮先生,晚上好?”汗珠还坠在她的额头上,似乎是没有擦把汗就奔他而来。他微不可闻地冷笑了一声,这样的巴结别人的目的简直显而易见了。“我叫凯莉,幸会。”

       他点了点头,算作理会她,“刚才的表演很不错,”他说,“十分…令人震惊。”
      “当然,听说您来巴黎,特意为您而舞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干脆过滤掉她脸上过于谄媚的笑和后半句另有深意的话,“是啊,世博会要开了嘛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我的那些商人朋友也总是提起这个……不知道您近来有什么打算?”
         哈,雷狮看着小姑娘一副因为找不到好话题而有些茫然无措,却又极力掩饰的样子,不禁坏笑似的莞尔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嘛…最近军火比较抢手,我打算入手那边,然后就是世博会上有发展前景的新奇玩意儿,再者就是…世界的珍宝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他对着小姑娘眨了眨眼。

End.
最后应该是雷总把凯莉送上了世博会舞台,然后私奔,可是我懒,不想写,over。